你猜我叫什么

方高/源藏/刘奕君/雷佳音/周一围/震坤

【方高】本能

#于我来说,爱你已成为本能。
#高铁上瞎几把写 流水账
#沉迷摸鱼,不干正事
#想开个车做后续【ni】

在陷入昏迷之前,方新武以为这次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铁打的自己,流水的创伤。

“嗯…”方新武尝试着睁开眼睛,是天黑了?还是在哪?
不对…
近的能听到房间里有人不远处在翻东西,塑料袋的声音沙沙的,里面应该有玻璃制品,很明显翻的这个人不是什么好脾气,瓶子互相撞得像是要裂开。听不清那人嘴里在嘟囔些什么,方新武动了下手感觉到手上被绑了层层叠叠好几样东西,牵动着仪器电子声滴滴滴的开始叫。
“高队!方新武醒了!”塑料袋被推到一边,瓶子在里面哗啦一声,哐的撞在了一件木制品上。
谁的声音?
那个男人在叫高队,队里的人?
啊…二郎。他不常说话,都要记不清了。

听到啪的一声,应该是灯开了,可是光呢?
方新武尝试着睁眼闭眼这两个动作,可是不管怎样,眼前都是一片漆黑。
他失明了。
方新武想起来自己出任务之前还在想,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好地方,可别再伤到眼睛,这个乌鸦嘴。

高刚进屋就看到方新武瞪大了眼睛盯着天花板,双眼毫无波澜。
本来不应该是方新武去追嫌犯,可是队里新来的小子被嫌犯自制的霰弹枪打中了小腿,就连起身都困难,方新武同高刚对视之后便把救出来的人质往他怀里一推,跟着嫌犯就进了非法开采的矿洞,等到高刚把人质送回去准备支援的时候,爆炸声震得山上的石头直往下滚,走投无路的嫌犯摁下了开山用的炸药,方新武被掩埋在了成堆的碎石里。高刚把他从石头里刨出来的时候,方新武满脸是血看着一条长长的伤口从脸上划过去,堪堪擦过左眼。
“高队?”方新武的声音沙哑得没法入耳,从刚刚开始耳朵里就净是尖锐的蜂鸣声,无论什么都听得不真切。他感觉应该是左侧的位置,就把脸往门口转了转,皱着眉头,姑且说是看向门口。
“醒了?”高刚站在门口迟迟不敢走近,相比方新武他更没办法接受这个结果,看着方新武一脸平静的样子,他恨不得出去大喊发泄,揪心得喘不过气。
“高队,过来坐,我好像看不到了。”方新武的声音和平时没什么不同,似乎过了一会他就会恢复一样,可是身侧攥紧的拳头暴露出这个大男孩一点都不冷静。
“我去问问医生。”高刚根本没走近,转身就出了病房,捂着眼睛大口喘息,无声的哭泣。
方新武没醒的时候医生就说过可能会看不到,不过是不是暂时的不确定,要看伤者的恢复情况,高刚嘴上说着谢谢却心不在焉的担心,凡事总会有万一。

病房里静得可怕,耳鸣的情况在醒了以后没多久就好了不少,右边应该是窗户,方新武的眼睛还有微弱的光感,天黑下来风越来越凉,浑身的管子也不好乱动,只得硬挺着风从被子缝往里钻。
从下午高队来过之后就没有人探望过,也是落得清净。方新武想起来自己曾经开玩笑说,完成这个任务一定要跟郁局请个假,好好带贝贝出去玩一圈。高队那时候一个脑瓜崩就给他弹回来,说你还带我闺女走?胆肥了?想到这儿方新武笑了下,还有那次,贝贝拉着他和高队的手说两个光棍凑过一起过得了,不知道高队怎么想,他听到这句话高兴得把贝贝的手都握疼了,又捞了高队一个脑瓜崩。
高队怎么这么喜欢弹人脑瓜崩?
也是现在做不了什么才能想想这些有的没的,也不知道高队怎么样,心里肯定不好受,那个暴脾气发起火来郁局也拿他没辙。
高刚风风火火的从局里到医院,一开门看着方新武面朝窗子,冷清的月光斜斜的撒在病床上,闭着眼睛的男孩看起来和平时睡在自己身边的他没什么区别,走近了才发现窗子没关严,冷风吹得方新武指尖冰凉,收拾好赶紧握着人的手塞回被子里。
方新武知道是高队来了,干燥的手心温度灼热,刚一握住有种自己被烫到的错觉。自己的手上感受到了对方的鼻息,两个人的房间压抑得头脑发涨,思忖了一下。
“哥,过来一下。”

“嗯?”原来醒着,高刚闻声凑过去。

方新武仰起头凭感觉吻上了对方的唇角。




———————————————————————

( ・᷄ ᵌ・᷅ )你懂的。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