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我叫什么

方高/源藏/刘奕君/雷佳音/周一围/震坤

【方高】自欺欺人 2.0

#动物园日常3.0

#警官au

#狼崽子方新武X黑豹高刚 设定在自欺欺人第一篇最后

#我们来正经查一查案子



这是方新武调到重案组之后全权负责的第一个案子,证据不足,指向不明,所以战线拖得老长。不仅受害者家属着急,局里也是一片愁云惨淡。从早到晚除了面对家属电话领导施压还要应付所谓电视台的跟踪报道,看着蹲在警局等第一手新闻的记者,方新武莫名有一种自己是明星的错觉。


“凶手心思缜密,即使那个出租屋内那么凌乱,都没有找到一丝一毫个人特征,头发指纹到脚印,一干二净,可能是个洁癖。”

“知道怎么保存尸体,至少有一定的医学知识储备,不是所谓冰恋爱好者,死去的三名孩子内外生殖器完好,口腔内膜完好,没有任何性虐伤痕。”方新武也去查了本市防腐剂供应商,没有任何最近才出现的大单子,要知道即使长时间开着空调的低温环境,做到保存成那个模样,也是需要专业知识的,普通工人文化水平很有困难。

“孩子是因为窒息死亡,浑身上下除了脖子上的掐痕没有多余外伤。”

“掐痕左侧颜色比右侧深,凶手右手应该有伤或是存在残疾.....”

高刚刚一回到家就看到方新武背对着自己在沙发上念念有词,走近了才发现他闭着眼睛仰头靠在沙发背上,在一遍一遍重复凶手的特征,手里的橘子都要被他揉烂了,高刚把刚买的菜搁在地上,从人两手空隙里把橘子拿走坐在他身边剥开,分了几瓣往方新武嘴里塞,橘子都到嘴边了方新武才反应过来旁边坐了个人,吓得一激灵。

“哥你怎么不出声,吓我一跳。”方新武一边抚着胸口一边又往边上挪了挪,给高刚腾出些位置。

“你自己入神了还怪我,案子怎么样了?”手上剩下的橘子高队剥好挨个塞到方新武手里,留了一瓣扔进自己嘴里,酸得呲牙咧嘴。

“没什么进展,凶手太小心了,又太自信,现场布置得一看漏洞百出,结果一点有用的都没有。”方新武把一把橘子瓣都送嘴里,嘟嘟囔囔道。

......不酸吗,高刚看着对方神色如常十分想问出口。

“这个案子和我之前办的一件很相似,档案处有资料,你参考一下。”不想那些有的没的,新武的第一个案子,高刚也不好多说什么,还是要自己琢磨。

“我知道,你查的那个案子。”而且唯一被救出来的是我。方新武在心里接道。

高刚办完那个案子他就被调到这边当差,哪还知道有个孩子为了找他花了十多年的功夫。

“嗯,先吃饭吧。”高刚拍了拍新武肩头,起身去了厨房。

方新武扭过身眼神一直追随着高刚的背影,看他一样一样整理着袋子里的食材,“而且这个案子和你当初办的相似度极高,都是在孩子放学路上被带走的,现在我们不知道凶手说了什么诱拐孩子和他走的,唯一解救出来的小孩还在恢复,不见人不说话,没办法。”他转过身,后槽牙因为刚刚的橘子酸得有些发麻,手肘撑在膝盖上,把指尖一个个对上再分开,他也不管厨房里面的人能不能听清自己说的。


“你是方新武?你妈妈叫我来接你,跟我走吧。”

小方新武已经有两年多没有见到母亲了,他听爸爸说,最近妈妈就要回来了,然后带他一起走,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兴奋得半晚上没睡着觉,偷偷摸摸在本子上记下“最近”最长会是几天,一天一个小道道来提醒自己,离开这个男人的日子又近了,家暴赌博烟酒不忌,有时还会带满身香水味的女人回来,两人在屋子里“飞叶子”,他只记得这个名字。看着小道道越来越多,小方新武满心都是自己到时候该怎么表现,让妈妈觉得自己长大了懂事了,能不后悔带自己离开。这个男人出现是很是时候,小方新武掰着手指头觉得这一天就是“最近”的最后期限,拉起男人手的时候,小方新武觉得这个手心十分暖和,就像妈妈没离开之前爸爸的手掌,温和且有力,那天下午的夕阳特别暖,他和男人一步一步越走越远。

接下来,就是方新武永生难忘的。

男人把小方新武关在一个破旧的出租屋里,同屋的几个孩子,还有是方新武同一个大院的小姑娘,是只绵羊。他只知道院里孩子都不和她玩,背地里说她荡妇野鸡,有那么一个妈一看以后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可她一个七岁小孩子能做什么,大院里有面上的邻里和善,也像一个流言的温床,用最大的恶意妄自揣度,肮脏的刀子一把把捅向你背后,让你抬不起头。方新武总看到她一个人在马路边上转悠,背影很孤单。

起初的两天只是限制自由,男人和四个孩子生活在这个屋子里,有糖果有动画,小孩子心性倒也不吵闹,方新武问过为什么把他带到这里,男人说明天你妈妈就来接你了,一次两次,方新武坐不住了,趁男人午睡的时候想要偷偷溜走,结果刚把门口铁链的钥匙插进锁孔,就听到那个姑娘尖叫着唤醒了男人,她指着方新武喊道他要逃跑,他不听话。男人把方新武抓了回来关在阴冷的卫生间里,一天一夜,因为恐惧而显现出的二性状,耳朵紧贴着头皮尾巴尖冻得直发抖,幽闭的环境一个成年人都很难挺过去,更何况一个孩子。男人半夜拿着手电筒打开门,用脚尖踢了踢他的肚子,居高临下的问他以后还逃不逃,惨白的灯光映得男人像是地狱出来的恶鬼,眼里泛着绿光,完全不见白天的温和。

他是鬼,小方新武想。

第四天的时候,小方新武被放了出来,他发现少了一个孩子,男人卧室的门开始紧锁着不许靠近。听小姑娘说那个孩子吵着要回家就被带进了房间,没一会就没声了。

......他猜到发生了什么。

首先我要活下来才能逃出去,方新武知道这一点。听着屋子里不再有声响,隔壁房间的男人应该也睡了。小方新武半夜醒过来,脑海里想着这个屋子的结构,大门是出不去,厨房油烟机旁有一个通气口,‘我应该可以过去’常年营养不良,他瘦小得很。小心挪动了下,安静的午夜任何一点声响都被放大到无数倍。


“我知道你没睡。”

男人的声音在耳边炸开。



==============================================


只是想把自己脑洞写下来,没想到下笔这么难...高估自己了。

深夜开的脑洞只能深夜写完,结果写得不怎么样倒给自己吓得后背直凉。

还是那句,想要评论。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