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我叫什么

方高/源藏/刘奕君/雷佳音/周一围/震坤

【方高】自欺欺人1.0

#动物园日常2.0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走向

#狼崽子方新武X黑豹高刚 具体设定在文末

#警官AU

#用以提醒自己的summary:我不会说什么情话,我只知道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句话,都是肺腑之言。

 

 

“前队包抄,方新武去敲门,二郎注意窗口的动静。”高刚在加密频道里面发布命令,压低着嗓音,鼻尖挂着流下来的汗珠,一直忍着咳嗽,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像是带着风声一般,沙哑且粗糙。

“您好,我是物业,有人反应你家漏水,我上来看看。”方新武敲了敲门,侧过身耳朵贴在门边摒着呼吸倾听着里面的动静,好一会里面都是一片安静,抬起右手向里招了招示意队员贴住门边警戒,自己拿出工具包几下就把外层防盗门打开,迎面一股恶臭,苍蝇嗡的迎着门口飞来,没忍住捂住鼻子下意识干呕,咽了下口水把反胃感吞下去,弓着身子防备里面突变,侧身看到队友的手势,没有危险。拿过工具钳剪开里层防盗门上半部分的铁条,伸长了胳膊打开门锁。

“方新武,注意安全。”高刚听到队员实时汇报,在指令最后加上一句。

可是,耳麦中高刚的呼吸声从刚才开始就在扰乱方新武的思考,本来以为负伤的高刚坐镇指挥自己就可以大胆动手,可是没想到,对方的一点风吹草地自己就坐立不安,这样下去不行。

“收到。”方新武掐断了联络信号,这个时候他需要全心全意应对即将发生的一切,他们是来解救遇险的孩子的,瞬息万变,优先保护孩子们的安全。

 

推开门一片狼藉,本应洁白一片的瓷砖地上不知是什么造成的大片污渍,从窗帘缝投进来的光微弱得看不太清楚屋里是什么情况,方新武端起枪头打头阵侦查了一圈客厅的情况才示意队友进来勘探其他房间情况,看样子嫌疑人不在这个房间里了,方新武心想。队友拉开窗帘阳光唰的投入这个房间,茶几上是搁了不知道多久的蛋糕,成团的蛆在蛋糕盒子里蛹动,地上看样子应该是泼出来的可乐,沙发上的包装纸按道理是用来包礼物的,还有垃圾桶里面的叉子,嫌疑人临走之前在过生日?礼物呢?

 

“发现孩子!还活着!”一抬头就看到队友把孩子裹在毯子里抱了出来,看到露出来的手腕黑瘦黑瘦的,尾巴无精打采的垂在队友的手臂旁,跟着人的动作一晃一晃。

掀开一角看到孩子嘴唇青紫双目无神,目测严重脱水还伴随着神志不清,手里紧紧攥着看不出颜色的玩具的一角,方新武心下不忍,打消了现在就询问的念头,“队长,目前没有发现嫌疑人,我们把孩子带出来了,请派人接应。”说了一遍才想起来自己把耳机关了,对着队友敲了敲耳麦,示意人报告,自己则转进了刚刚孩子被发现的房间。

一间不大的卧室,不同于客厅的肮脏,这里十分整洁,或者是整洁得有些过头了,几乎所有的用品都是粉红色的,从床铺的褶皱可以看出刚刚孩子就在床上,手探过去还有一些温热,只不过这个房间始终有些股怪味,不是从外面传过来食物腐坏的味道......方新武摸了摸鼻尖认真嗅了嗅,作为狼属嗅觉是值得炫耀的。味道是从墙角那个简易的铁架衣柜上,从刚刚进来就觉得有哪里不对,整个房间所有家具都是实木刷漆的粉色,只有它是铁架子再罩上粉布组成的,他那一点不适感被颜色糊弄过去了,错的是材质。站在衣柜前方新武就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打心里不希望接下来发生的会和自己猜的一致。

他打开了衣柜拉链。

衣柜里面是孩子的尸体,之前发生的三起绑架案中,没有找到的孩子的尸体。

几个孩子赤身裸体被绑住塞在了这个狭小的衣柜里面,每一个孩子怀里都抱着一个崭新的粉色垂耳兔,看起来是毛绒玩具。兔子是礼物,刚才被救出来的孩子,怀里应该也是同款的兔子。从时间上推断,最后一个死亡的应该是在两天前,而第一个则是一周以上,嫌疑人应该是对这几具尸体做了特殊处理,这种天气还没有彻底腐烂。

方新武闭上眼睛握紧拳头,大脑一片空白。

这和自己曾经经历的完全一致。

“孩子都找到了,高队。”他打开耳机,顾不上听那头的责备,陈述的语气交代了自己的所见。

“收队。”

高刚猜到了是这个结果,沉默了一会,发布了任务的最后一个命令。

 

=========================================== 

第一次写的被我删掉了,重新写的还是之前构思的案子,觉得从这开始的话进程应该会快一点。身体原因不知道自己可以写多少,这么水的文笔还要写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十分惭愧。

关于设定,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属性,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会暴露出自己属性本体特征,比如说高队激动的时候会露出黑豹的耳朵和尾巴,此时身体的机能会偏向于属性本身,也就是说他现在耳朵尾巴动不得还特灵敏,跑得快跳得高。【假装自己在很正经的交代一些事情,请你们不要污。【复制了上次写的】

【暂定部分】

高刚黑豹

方新武狼

二郎猎鹰

哪吒冰冰大师狮子

快译通亚马逊鹦鹉

我想要评论,谢谢衣食父母们合作,能看到这里十分感谢。

评论(2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