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我叫什么

方高/源藏/刘奕君/雷佳音/周一围/震坤

【方高(方)联文】炽热阳光下的拥抱

#那就干吧联文活动贺八亿

#私设满天飞 方高高方无差

#以第二结局为主

#高温三十题-炙热阳光下的拥抱


  死生同,一诺千金重。

  男人之间的感情,可能永远都说不清楚,所谓刎颈之交肝胆相照,不仅仅是能为了对方两肋插刀出生入死,还有的是两人冥冥之中的心灵感应,高刚不喜欢这个词,他觉得太娘了,可是却没有其他词汇可以描绘这种微妙的牵绊,他一直觉得他还活着。

  

  北京这段时间虽说是入秋了,但是秋老虎也让人够受的,贝贝成天穿个小背心短裤楼上楼下的跑,在妈妈那里一天一根管得小姑娘成天愁眉苦脸的,结果到了高刚这,要什么买什么,一会一根冰棍嘴上不闲着。俩人跟做贼似的,每次送贝贝回去高刚还得头顶头的跟小姑娘说好,谁都不许告密谁说谁小狗。

  “爸爸刚才有一个哥哥问我是不是贝贝,叫我过去,我就跑回来啦。”贝贝手里拿着被高刚咬了一大口下去的大奶块边说边挥舞着,一脸自豪的冲着正在洗菜的男人描述刚才的情形,两个小辫子一晃一晃的。“你说的我都记得呢!不能和陌生人说话,那个哥哥头发可长了,比妈妈的都长,还有啊...”咬了一口雪糕,个子不高的贝贝嘟着小脸垫脚趴在水池子旁边看那条一会要被做成午饭的鲤鱼吐泡泡。

  高刚听到贝贝的话就把手里的活一搁“吃完了吗?我现在送你回去。”解开围裙团吧团吧塞到水池子旁边空隙,扶着贝贝肩膀推着小家伙出了厨房。

“为什么啊!爸爸我还没吃饭呢,还没到两天呢!”不顾小姑娘张牙舞爪威胁他告诉妈妈他又开始抽烟了,大奶块化下来的奶渍溅得满地都是。临下车高刚都没哄好贝贝,什么披萨汉堡包都不管用,就是想吃爸爸做的糖醋鱼,高刚实在没有办法,打了个电话把贝贝妈妈叫下来直接就给小姑娘推人怀里,嘱咐几句这几天多注意安全,在四周又转了几圈才离开。

  贝贝的哭声像根鱼线一圈一圈琨住高刚的心,在一点点收紧拉扯,纤细到锋利的鱼线深深勒进软肉,嵌入心脏几近窒息。

  可能是毒贩跟踪报复,不能怪高刚精神敏感,这事没工夫懊悔。

  

  他已经回来了半年,从云南转到北京也有两个月了,多次更换的住处和信息就是防止毒贩的打击报复,层层假身份下保护的是自己最亲密的人而不是自己。回到住处也没收拾地上的奶渍,坐在沙发上开始回忆自从金三角回来到现在所有遇到的人。

没有任何异常。

高刚一阵恶寒头皮发麻,也就是说这个人已经悄无声息的调查清楚了他的所有,潜伏在他周围,他却对这个人一无所知,贝贝妈妈曾经也是警察,就她的观察,贝贝和自己身边也没有任何可疑的人。联络了金三角地区的情报员,没有得到任何异常动向。


敌在暗,我在明。


  赶紧打电话报备,已经恢复差不多的郁局调了人暗中保护贝贝和她妈妈,说不害怕是假的,亡命之徒什么都干得出来,可是自己犹豫了,家人怎么办?

这边高刚突然想起来自己家楼上最近说是要新搬来人,听说是一个独居的男人,他借局里调查了一下这个男人的信息,平淡无奇,不过说不定是登记的假消息,放心不下。

 天气热地板上的奶渍都已经干得彻底,水池里面的那条鱼高刚忘了放进冰箱,干巴巴的在那里张嘴合上。


  方新武到北京的第一天差点走丢,太久没回到这种城市,看哪都新奇,带他的警官一眼照顾不到就没影了,给人急的满头大汗,方新武倒慢悠悠从店里出来,买了身新衣服看着精神不少,本就身材不错衣服架子还有半长不长的头发胡子拉碴,外带一条方巾卷了几卷围在脖子上,胡整个一流浪歌手,就差背把吉他浪迹天涯了。其实这天身上捂什么都热,可是那么大的伤疤不盖好一会该吓到小姑娘了。

  他早就问好高刚住址,到了楼下就看到一个小姑娘看着眼熟,上去打了声招呼想问她是不是贝贝,刚开口说了一句话小孩就定定看了方新武一眼,一溜烟跑没了。

“........”是我样子太吓人了吗?方新武摸着下巴上的胡茬疑惑道,拉着身边的警察一个劲问,给人问烦了,翻了个白眼就转身走了。


  

几天过去了,对方几天没有任何动向,高干也不是坐以待毙的人,联系好所有事项,决定主动出击。

  冰冰乔装为高刚的情人,毕竟是一同被调回来的,平时交流也多,倒不会被怀疑。

  二郎作为接应在高刚家楼上门口安装了针孔摄像机,等待嫌疑人出现。

  其余人潜伏在周围伺机出动。

   

  一切准备就绪。


  方新武办好各种证件顺便还去理了个发,理发店小哥给设计的发型,清清爽爽的,瞅着就像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带着那股精气神,抡着包反手垫在肩上一步三颠的往家走,新租的就是高刚家楼上,还没来得及和高刚说,给个惊喜嘛。可是到了楼下他放慢了步伐,把包渐渐放下安生生搁在手里,习惯性的扯了扯脖子上的方巾压低脚步声。这个楼下实在太安静,就像是被隔在了一个玻璃罩里面,踏入一步就感受到了气压骤低,方新武皱起眉头不动声色的观察了周围,那辆面包车后可以藏人,刚才过去的那个人可能就是将会行动的人,还有单元门口地上有一块石头,孩子放在那里的还是人为布置。现在贸然退后一定会让人怀疑,方新武决定继续,若无其事的到了门口刚要开门就差点撞到门板,向外推的单元门被里面的人大力撞开,就听到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往外走一连串的京骂都听不下去,方新武后退几步保持安全的距离摒住呼吸抬眼。

“高队!”

“方新武!?”高刚懵了。

“.....”方新武不知道应该先说什么,张了张嘴又合上。

“贝贝说的是你?”

“......是吧....”

“......我操!”


等到方新武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已经被高队一把抱住,手掌在他后背上拍的巨响,松了一口气的方新武把包一扔抱了回去,笑声震得高刚耳朵都疼。

高刚绷了几天的弦终于松了下来,脸紧贴着方新武的,炽热的阳光烤的方新武脸热得发烫。两人胸膛之间没有缝隙,仿佛能感受到对方那颗鲜活的心脏在胸膛里跳动的力量,还活着,活着就什么都有了。


  活着,什么都有了。




然后这两人被通报批评。贝贝是方新武拿他那张脸还有百十来块拼图哄好的,谁让小姑娘一找爸爸做拼图的时候高刚都躲,这么多小玩意,太难为他了。

方新武觉得糖醋鱼还挺好吃的。


---------------------------------------------------------

如果想看所有联文请点文末的tag“那就干吧联文活动”,持续更新记得订阅哟亲

我想要老多老多评论。

 我爱林导,感谢官方发糖,感谢群里太太给我这次机会,我一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好好写文认真发糖,虽然我的流水账还是没有任何长进,多谢!不管怎么样!大爷我爱你!艾迪我爱你!嗑到迷幻!

“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站在阳光下,告诉世人,我明楼是个抗日者。”

这事我看到这个三十题之一的第一反应,然后就坐着肝了一下午,我现在觉得再让我写超过五十字的东西就是要我命。

还有太多想说的,有时间攒到一起说吧,我爱群里的大大们,你们最可爱。


评论(25)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