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我叫什么

方高/源藏/刘奕君/雷佳音/周一围/震坤

【方高】卧底日常1.0


  方新武来到金三角做卧底这么多年,跟着毒犯护着线人什么活都干过,摸爬滚打一天九十点钟回到那个小窝,不是那个视野开阔的作战部,小窝就是个比四面透风好那么一点的小屋子,这是方新武刚到这边时候临时凑合的一个落脚点,一直想着换换换的,却没料到忙起来有时候都要随便找个避风没虫的角落蹲一晚上,渐渐这么多年也就过去了。

这小屋子旁边都不是些固定住户,今儿隔壁是个跳艳舞的女郎,明天她就可能被抬着扔出这个“集装箱”,这几天是个收废品的老挝人,有时候方新武正在那个一翻身吱吱嘎嘎乱响的小床上睡觉的时候,就能听到薄薄墙板那边踩扁易拉罐的声音,再一个接一个咣当咣当扔进编织袋子里,听声音脆生了不少那袋子里应该就是差不多满了,老挝人抱着编织袋子离地空空腾出些地方,用编织袋子把口系紧抡起来哐的一声砸在后背上,觉着稳妥了拖着不方便的左腿一步一挪把并不重的编织袋搁在门口,等着满够一车在踩着三轮车去卖钱。
方新武瞪着眼睛听声音把男人的所有动作在脑海里过了趟走马灯,想到男人拿来卖来的钱数了一遍又一遍贴身放好,想到他攒够了给自己换辆新车,他那个小三轮,方新武看到的就已经是三次掉链子了,破得不成样子。
这个卧底多年的年轻人也有点贴身放着的东西,让他找了个铁盒子埋在这个小屋床下角落里,里头有一张相片一枚戒指和几封信,相片是全家福,父母健在的时候拍的,镜头里的方新武还扎了个冲天揪,眉心一个小红点满脸的不情愿,爸爸妈妈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每次想起来这张相片的内容,耳朵里好像还能听到当时爸爸洪亮又浑厚的笑声,不过他一点也想不起来一家人在一起做过什么了。
那枚戒指是女友的,不是什么订婚戒指那么严肃,她说喜欢很久了,自己还没来得及给她戴上女友就去世了。戒指被塞在了铁盒子的最里面,紧紧贴着盒子边缘,方新武自欺欺人当作它不在,但却放不下总想放在手心摸一摸,心里那道疤越想遗忘越撕心裂肺。
那几封信他不知道是谁写的,上头明确说是交给自己的,内容无非是对工作的要求和指导,可是信的最后捎带了几句叮嘱,给了方新武一种家中大哥嘱咐幼弟的错觉,最后一封信上还有几句调侃,那几句的字和前面所有的都不同,方新武想象出了一个小妹在写信时抢过笔一定要多加几句嘲弄,他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了,不过还是笑着把信仔细的收了起来,好像自己在某一个大家庭里面一样,冒着被发现的风险藏起来这几封信,就当是给自己一个念想。

可是后来的后来,方新武见到了那个给自己写信的人,因为他那个武还是总画蛇添足最后加个撇,冰冰来纠正的时候还装作没看到的划掉之前那个,一本正经毫不走心的在旁边写出一个和刚刚一模一样不伦不类的武字。

“倔驴。”
方新武心想。

———————————————————
标题是临时想的,随便写了点东西干巴巴的不好吃,太久不动笔了。
呸,真难吃。

深夜就适合写流水账,想到哪写到哪,生活气太浓了,私设漫天飞,想看帅帅气气的方新武可能得被我憋死,高队表示不在不听不知道。

评论(1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