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我叫什么

方高/源藏/刘奕君/雷佳音/周一围/震坤

【方高衍生/民国au】明月几时有






市区中队南街的据点被摧毁了,逮捕了两名我党情报员,雨下得没完没了,路上的人们依旧来往不息。到底谁是叛徒?只见雨中一个身着长袍的男人撑着油纸伞,直奔街对面的书店去了,眼镜上水珠沿着镜片滴到了衣裳上。

“钱先生来了?”开书店的老先生似乎与这位先生是熟人,笑着迎上去接过油纸伞侧身让出一条路指向楼上。“人就在楼上。”

这位姓钱的先生对人微笑点头示意,掀起长衫衣角抬腿上楼,小心避开楼梯上摞得歪歪扭扭的书籍,衣裳上还有水珠,滴滴答答留了一条水痕。

二楼的光线不太好,还是阴雨天,就算是点了十多根蜡烛还是昏黄一片,书柜林立,烛火影影绰绰随着钱先生的动作微微摇晃。

“小方?”钱先生扬声唤了一声不见有人回答,压低了脚步敛住呼吸,袍角掖到裤腰里软底布鞋踩在地上没有声响,绕过一个书架,他注意到身边的烛火骤然一晃,登时委身就地朝前一滚,躲过来人的一记横踢,后腰咣的磕上书柜,钱先生迅速反应过来摸出腰里的小刀,头还没来得及太凭直觉向前挥去,破空声紧接着就是人后跳躲过的踏步声,他趁这个时机爬起来得了机会细细打量眼前的人。

半长的头发,流里流气的站姿,嘴角还带着让人莫名火气的微笑,钱先生不是很喜欢这个小子。

“小方?”钱先生为了确认又叫了一声。

“久仰,高队长。”小子两指并在额角朝前一划,不知道是从哪学来的打招呼姿势,轻佻得和街面上的小流氓有一码。

“是郁局派你过来协助我的?”钱先生,或者说是高队长还是一副不信服的样子,仔细打探来路。

见人提到郁局,方新武收起了嬉皮笑脸的做派,两脚跟一磕,啪的站直敬了个军礼。

“是!”男孩中气十足的回答道。“不过不是协作,是合作。”





----------------------------------------------

试读,就是我明月几时有电影看完了,没想到彭于晏杀青了电影也结束了,起名废直接用了电影名,希望是明月几时有,人约黄昏后,芙蓉红帐暖,君王不早朝。

好了我编完了,我还是一个身负巨债的boy。 @WhiskEy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