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我叫什么

方高/源藏/刘奕君/雷佳音/周一围/震坤

【方高】月是故乡明

废话说在前面,车我会补上的我是不是很好。

全国二卷 古诗词

---------------------------------------------------------------------

 

六月份的风卷着热浪垂透背心,风扇转出声都没顶上一点用处,两个汗津津的男人挤在一起,长手长脚不知道往哪放,生疏的牙齿到撞在一起,磕得生疼也不肯分开,像两只猛兽互相撕咬,身上布料阻碍着手上的动作,年轻一点的下手没轻重,刺啦一声索性全都撕下来,拎着扔到一边,不肯放开抱紧对方的手,年长的压低声音制止,却被封住嘴,哼哼两声就被堵了回去。

 

方新武没有去过沙漠,但觉得现在的风里还夹杂着沙子,剐得脸疼,眼眶发酸闷头一口酒,却没有逢甘霖的舒爽,像是咽了一口玻璃碴子下去,割得喉咙说不出话,咬着拳头把眼泪生生逼下去。

 

 

 

高刚看了眼天上的月亮,心里想这个时候贝贝应该在睡觉,小子八成是在打游戏,这次回去就给小子换个手机,不然再听抱怨自己耳朵都得出茧子,磨人程度比隔壁外甥还烦人,像个孩子。

小子这个称呼还是一次事后,高刚给他讲自己小时候在乡下疯跑,被大黄狗扑一跟头的时候,方新武打断他问,有没有称呼形容那么大的男孩,高刚想了下,没什么特别的额,就小子小小子那么叫呗,方新武开始要求高队那么叫他,说听着亲切。这都睡一张床上了,还要什么亲切,高刚心里嘀咕。

 

方新武在通讯器里叫了对方两声,才把高刚思绪拉回来,小心谨慎重复了遍内容,甚之又甚的叮嘱注意安全,然后通讯就断了。

再有高队的消息是在任务结束的一个月后,其间无数次都被各种人用各种理由拦回来,心里一点小火苗一点点被碾灭,再彻底用冰水冲干净,这个人一点痕迹都不见了。

 

“月亮不错。”高队说,同通讯器里传过来的声音不太清晰,能听出笑意,像是两人单独相处时低声的絮语。

 

那是他最后一句。




------------------------

我喜欢看评论,这是一个明示。



评论(4)

热度(24)